互联网时代公立教育公益教育的责任与发展

图片 4

图片 1

2019年5月11日,新浪教育主办的“新浪2019国际学校择校巡展”在北京饭店国际会展中心成功举办。清华附中国际部、北大附中国际部、人大附中西山学校、北京一零一中学、北京世青国际学校等60多所北京顶级公立学校国际部、国际学校及机构集体亮相。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人大附中西山学校校长刘彦、教育及升学实战派专家吕付国、哈罗英国学校助理校长赵新、新府学外国语学校创始人卢振虎、海淀凯文学校中学部校长Scott
Reid等17位教育大咖现场分享“私藏干货”。本场展会更是受到京津地区5000余组家庭的热情支持。

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首届线下教师工作坊开幕


清华新闻网3月8日电
3月4日下午,第一届线下“MOOCAP教师工作坊”开幕式在清华大学附属中学举行。来自全国69所中学的343名教师齐聚一堂,共同学习和探讨未来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对接的新模式。MOOCAP理事会联合理事长、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了讲话。

开幕式由MOOCAP理事会执行理事长、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主持。来自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招生负责人作为MOOCAP理事会的常务理事,出席了本次开幕式并分享了他们对MOOCAP的认识与期待。他们相信,通过MOOCAP能够破解当下中学学习设计过于“整齐划一”、忽视学生个性,高考选拔唯分数导向、结果导向以及优质生源外流等难题,充分发掘学生发展的过程性评价体系,增加高中课堂的柔性和丰富性,为大学选拔适合自身价值观和“风格”的学生提供极富价值的参考。

图片 2

杨斌出席开幕式并发表讲话。

MOOCAP理事会联合理事长、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随后发言。他首先积极肯定了MOOCAP对衔接中国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所发挥的作用,表示了对MOOCAP的巨大期待,未来有望通过这一新模式,使得中学的学生学习和大学的人才选拔方式转变,更加突出其中的主动性和选择性。

图片 3

王殿军发言。

MOOCAP理事会执行理事长、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聂风华介绍了MOOCAP的运行平台学堂在线以及MOOC的发展现状。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结合美国的AP课程对CAP的发展轨迹和设计进行了分享。清华大学在线教育办公室课程总监师雪霖对目前已经上线的MOOCAP课程的具体操作进行了细致讲解。

图片 4

活动现场。

“MOOCAP教师工作坊”设有线上、线下两个环节,其中线上环节已于寒假期间顺利结束,共有200余所中学的1100余位教师参与其中。本次线下“MOOCAP教师工作坊”持续三天,期间安排了“MOOCAP课堂观摩及交流”“基于MOOCAP的教与学专题讲座”“MOOC环境下教学方式的探讨”等环节,通过试讲、小组学习、成果展示等方式,保证教师们能够全方位了解基于MOOCAP的课程教学技巧与学习思路,为服务学生的MOOCAP学习打下坚实的基础。

供稿:本科招生办公室 编辑:常 松

中国教育在线讯
12月3日,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聂风华、联合国高级官员马雷军、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美丽中国教师培训及发展总监康健等嘉宾出席了2015年网易教育盛典。本次活动以“回归教育本质”为主题展开分享与讨论。其中,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美丽中国教师培训及发展总监、前北大附中校长康健分别以“公立学校的教育责任”、“教育公益需要专业化”为主题分别进行阐述。

至此,2019年新浪国际学校择校春季巡展圆满落幕,本届择校展首次跨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六城,助力当地学生和家长解决择校难题、规划国际教育之路。[点击这里]获取更多精彩干货。

在王殿军校长看来,目前国内教育正在发生着变化,因此需要所有人努力,而在基础教育方面,公立教育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以《“融贯东西”-清华附中国际教育实践与探索》为题,通过清华附中多年教育实践,结合近年来国际学校的发展趋势,详细阐释了中国国际教育的真正内涵。

同时,他认为一个公立学校的教育责任至少有以下三个方面:首先应该在培养人才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做好自己的学校;其次,由于我国目前基础教育尚不完善,我国的教育还不能令所有人满意,培养出来的人才还不能适合国家发展的需求,也没有全球足够大的竞争力。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我们不仅做好今天的学校或者今天意义上的好学校,还应该在教育上大胆的去创新、去改革,使得我们的教育做得更好,使得我们的下一代更强;另外,有很多实力非常雄厚、名气非常大、资金实力非常雄厚的公立学校,在办好学习的基础上还应该做更多的事情。

“近年来中国国际教育发展迅猛,截至2018年全国国际化学校已经达到1028所。”王殿军指出,不仅是国际化学校数量在极速增长,根据教育部相关数据显示,去年出国留学人数已经突破60万人,十年来,几乎每年以15%的速度不断发展。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进行主题报告

十年为何有如此大的变化?王殿军表示,除了资本的涌入,市场的不断发展,家长教育理念的更新、发展才是关键原因,比起学习成绩,学生综合素质的提高,兴趣爱好的发展开始受到越来越多家庭的认可。

此外,王殿军校长还提出公立名校不仅要培养优秀的考生,更要培养出品德高尚、素质全面、能力突出的杰出人才,这样的人才未来才能承担起让国强、让国志、让国富的时代责任。最后,王殿军校长还向各位与会嘉宾分享了清华附中在这些方面的成功经验。

快速发展的背后,很多人也逐渐迷失,到底什么是国际教育?中国国际教育的内涵是什么呢?王殿军强调,国际教育在中国要想可持续发展、兴旺发达,必须充分了解和尊重本土教育;中国教育要想给出色,也必须在坚持自己传统优势的基础上,学会国际借鉴。换言之,国际教育需要具有中国根基。

美丽中国教师培训及发展总监、前北大附中校长康健则认为,由于教育几乎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因此这是教育常常被人诟病和戏说。可是在他看来,尽管教育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教育的本质特征还是清楚的。所以它是教育,它的学问叫做教育学。因为它具有独立的本质特征、规律以及价值观,所以教育是一门学问,是一门专业,它不能随意被划归科学,划归产业或者划归慈善。

以下为演讲实录:

美丽中国教师培训及发展总监、前北大附中校长康健进行主题报告

各位在座的好,今天我给大家20分钟时间,想跟大家介绍一下清华附中在国际教育方面的探索和实践。刚才刘彦校长也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他们以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在北京非常知名。清华附中作为常规的教育来讲,在北京算是不错的学校。但是大家可能不太了解清华附中在国际教育方面所做的探索,我们开始得也不晚,2008年开始,2009年招了一批国际学生。

同时,康健老师认为,因为怎样理解教育和教学将决定教育行为,教育教学行为也将决定教育的性质和学校的方向。所以,从事教育公益的组织和机构必须具有专业性。教育公益事业除了确立纯洁、规范、专业、创新的原则外,也在朝着更加高效益、低成本以及减少浪费、减少服务对象损失,没有伤害性的高标准方向发展。这更需要依靠教育的专业性来支撑。任何公益教育机构项目都不可能搞一厢情愿的爱你没商量,也不能搞到此一游的一锤子买卖。此外,中国公益事业与西方项目制所不同的地方在于关注服务的可持续发展。

我为什么做这样的探索?最初的出发点非常简单,就是希望真正的了解世界上最先进的教育或者教育强国的教育是什么样子,把它搬到校园,推动中国教育的变革,让中国每个孩子都有机会享受到优质的国际教育资源。

比如说刚才刘校长介绍了,美国录取一个学生的时候,可能至少要看你十方面以上的要素,也就是说最多的时候看20个方面。我当校长之后,我们一直是探索怎么样能够了解国际的东西,尽可能在我们的教育当中既把分数抓上去,又把素质抓上去。

中国的国际教育很复杂,有这么几个类型。学段开始,我觉得中国目前的国际教育有影响的还是基础教育阶段,高校也有一些,比如说上海的纽约大学、诺丁汉,但是在中国高等教育里头国际化的学校、中外合作办学占的份额和我们中等教育还是差得很远的。我们在搞国际教育的时候还有几个点。我们要掌握国际语言体系、国际法和国际贸易规则。

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历来都是教育的重要标志,我并不赞成在完全给中国学生用一套西方的课程体系。您自己的孩子是中国人,未来要为国家服务,就是国外留学不能说我不是中国人。将来他要是没有一颗中国心,没有中国文化的底蕴,他就把自己最优势的地方丢掉了。西方人认为你是中国人,中国人认为你是外国人,你哪国都不是,将来可能只能移民火星了。

另外,我们有外籍教师,从几个方面能看出来哪个教育是国际教育。为什么说中等教育是国际化学校数量增长非常非常快。到2018年的时候,我们的国际化学校已经达到了1028所,这是相当有规模的。而刚才我说了高等教育的中外合作办学的学校,我脑子里印象中可能不超过10。这个增长说明什么?说明大家对这类的教育还是非常非常看好的。

我们再来看看出国的人数,我给大家带来了从1999年开始,一直到2018年的出国人数变化。从2006、2007年开始,这十来年的时间增长非常快,每年平均15%左右。到2018年已经达到了66.25%。在座的如果您想出国很正常。但我们已经起步了,总有一天我们的机制和体制会赶上世界水平。

蓬勃发展的原因很多,有人问我们为什么中国的国际化教育这么蓬勃发展。有一些培训机构起的作用,培训英语的人多,老俞才高兴。当然你想出国他才培训英语,并不是英语学得好才想出国。另外一些资金,因为中国现在投什么都不保险,投教育一定保险,现在资金也跑到教育上。好多家长现在慢慢明白过来了,分数很重要,考上好大学很重要,但是孩子真有本领,有素质,全面、幸福健康更重要,那是一生的事。有些觉得在常规的学校里,有些学校片面追求分数,孩子很难做到全面发展,身心健康。有时候不得不牺牲一点上好学校的机会,但是送到一个这样的学校全面发展。当然有国家的、社会的竞争,也有家庭受别的家庭影响的。总的来讲,我觉得国际化的学校发展的这么快,选择这样教育的人这么多,原因非常复杂。谁愿意飘洋过海掏着厚厚的一摞美金,每天往出掏,孩子在那儿担惊受怕的。我希望尽快把教育改好,让大家留在国内,留在中国的体系内能够接受到一样健康,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

现在说说国际化发展遇到的压力。我觉得办学成本越来越高,就拿外教来讲,现在恨不得会说外语就能当教师,但是会说汉语能当教师吗?学校增的那么快,哪有那么多人愿意任教呢?而且大家比着法的看谁的校园更豪华,谁的待遇更高。我们国际部就有好多被别的学校挖走了,我们培养的非常优秀的老师被挖走了。挖走就挖走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也很大方,培养几个人潜伏到别的学校也是好事。

现在出国的家长比较复杂,以前最早是家庭富裕的,现在有些不富裕的,但是看见孩子是那样,砸锅卖铁也要把孩子送出去,也要孩子解放。当然以前是学习不好的在国内明显考不上上来好大学,现在能考上好大学也考虑要不要选择。总的来讲压力是很大的,家长把家里所有的急需压上了,你要教不好没法交代。

每一个国家的教育都是要培养更加优秀的下一代,能够继承好这个国家的发展,平稳的发展,可持续的发展。如果在座的有国际化学校的管理者或者家长,你都要考虑这个。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如果这个做不好,我觉得可能这种学校的发展就会受到影响。

我们在办这种教育的时候,毕竟不是国家教育的主流部分,95%的孩子没机会享受国际化的教育。在中国办外籍人员子女学校,或者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或者民办化的国际学校,都要尊重这个国家的教育和它好好的把关系处好。如果你和人家的关系是对立的,或者是不尊重的,你的生存就会遇到问题。必须充分地尊重本土教育,我一直强调在清华附中办的国际学校一定要有国际视野,一定要有本土情怀,否则的话你在这个国家就很难可持续发展。

一般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都没事,最主要的是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另外,我们的教育特点有些是好的就留下来,有些不好的就不留了。还有一些不足,比如课程缺乏综合性,没有动手的能力,不强调思维,沟通演讲能力都是我们的弱点。刚才刘校长也提到,西方教育值得我们学习的,它重视的东西都是我们忽略的。但是谁愿意忽略这个东西?谁都知道重要,你来得及抓吗?分都抓不出来,抓主要矛盾。

我们搞国际教育真正做到中西融合,科技、人文平衡,最主要是独立升学体系。在座的家长,如果你所在的学校升学指导体系没有,你最好选择别的学校。如果依赖第三方的中介机构推荐上学的,在美国一旦发现是中介机构包装的材料,根本不吭声就放一边了。当然不是中介机构全都不讲诚信,就像奶粉一样,不是所有的都差,有一个就别的都不行了。

新浪声明:所有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朱紫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