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考时评 我们到底该向屠呦呦学点什么?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这两天成了红人。上有国务院总理致信祝贺,下有草根百姓刷爆微信圈。喝彩的热闹和评论的喧嚣中各种声音都有,只是到底该向屠呦呦学点什么,似乎议论得不多,也不够深入。

北大教授披露屠呦呦早年轶事:曾“被报”大奖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青蒿素依然是人类抗疟首选高效药物。中国中医科学院终身研究员、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近日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时披露,她与团队成员经过多年攻坚,在青蒿素抗药性等研究上获得新突破,并提出合理应对方案。这则消息很快在网络刷屏。

屠呦呦为什么能获奖,我以为最重要的还是她和团队奉献出的青蒿素直接造福于人类。青蒿素被世界卫生组织誉为消灭疟疾的“首要疗法”,几十年里已在
100多个国家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满足社会需要、福荫人类百姓的科研才最有意义。这无疑为今天的学术研究、科学实验等指明了方向。现在有一种倾向,总有人热衷于搞一些玄而又玄的东西,花了不少银子,得了不少奖励,却对人类社会毫无帮助。这样的事情还是越少越好。

屠呦呦获诺奖,在引发国人振奋的同时,围绕其科研成果以及相关荣誉的讨论也再次重返舆论中心。近日,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教授周程向《中国科学报》披露,2004年,屠呦呦及其青蒿素研究成果在参与泰国最高医学奖的评比过程中,存在“被报奖”的嫌疑。屠呦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加评奖,并未能赴现场领奖。

这段时间,人们普遍关注和谈论着科技创新,就连市场上一度吸足眼球的模式创新,风头也被科技创新抢走了。科技创新更多是水到渠成的结果,既要看到塔尖,也要看到塔底,也就是国民的科技素养,包括有多少孩子对科技感兴趣,有多少年轻人愿意从事科技等。而这些,显然都离不开科普。

屠呦呦获诺奖的经历证实了冷门专业也可以爆红。遥想当年,屠呦呦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选择了药物学系生药学专业作为第一志愿。这无论在当时还是几十年后的现在,都算不上热门专业。但她坚持几十年如一日研究青蒿素,每天回到家都满身酒精味,甚至患了中毒性肝炎。200多种中药提取方法加起来380多种……人们往往对所谓的热门趋之若鹜,却忘记了执着、勤奋才是成功的必由之路。其实,许多热门都会稍纵即逝。在高考选择专业时,在确定人生方向时,还是脚踏实地、目光长远些为好。一旦选择之后,不懈地努力、科学地坚持就是最重要的了。

2004年1月,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为研制出抗疟疾药物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中国研究协作团队颁发泰国最高医学奖——玛希顿亲王奖,以表彰中国科学家的杰出贡献。屠呦呦的名字便在这个团队之中。

最好的科普,其实就是具有硬核的科技成果,正如现在,屠呦呦团队出了最新研究成果,就是最好的科普,就是对孩子们最好的触动。一方面,全社会关注和支持科技创新,就容易出科技创新成果;另一方面,出了科技创新成果,就会吸引全社会更加关注和支持科技创新。这些年来,我们并不缺少一些重磅级的研究成果,只是社会关注度不够,而在很多时候,是社会根本不知道。

关于屠呦呦的名字,微信里有不少调侃的段子。其名为父亲所取,来自《诗经·小雅》的名句。能起出这样有文化底蕴和内涵的名字的父母,显然也是知书达理、修养很高。即便“呦呦鹿鸣,食野之蒿”与其因青蒿素获诺奖是一种概率极小的巧合,但家庭教育在其成长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真正爱自己的孩子,还是要重视他的思想、品格、道德、修养。这远比一两次考试分数重要得多。

“这应该是屠呦呦先生获得的第一个海外重大科学奖项。”作为一名科技史学者,周程长期关注诺奖以及中国有望冲击诺奖的相关资料,屠呦呦及青蒿素恰恰是他重点研究的“领域”。

2015年,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同样引起了广泛的刷屏。但在此后,有一条把屠呦呦与某明星对比的新闻,成功地抢了头条。有一种观点认为,获诺奖的科学家没有娱乐明星收入高,没有明星更有关注度,完全属于正常现象。确实,这是一种现象,但判断一种现象是否正常,并不是看其存在了多久,有多么普遍,还要涉及价值判断。而且人们关注一种现象,更是想绕到背后,引起对一些深度问题的关注。

尽管屠呦呦已成家喻户晓的人物,但媒体对其报道很不充分。许多媒体对某明星大婚的热衷程度远超屠呦呦。这不是个正常的现象。真正尊重科学、尊重科学家,才应该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

周程介绍,这份殊荣却让屠呦呦很气愤,她为此致信国务院有关领导,希望能够查处相关部门在泰国奖报奖中的弄虚作假行为。

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如果整个社会不能形成尊重科学尊重创新的价值导向,又怎么可能会有科技创新的蔚然成风?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其实不是反对明星上头条,而是担心只有明星上头条,而且,这也不仅仅是基于对科学家的尊重。想想看,我们的孩子成天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他们又会有什么样的榜样?又会立下什么样的人生志向?娱乐不是问题,但当出现娱乐至上娱乐唯一时,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玛希顿亲王奖是通过有关部门斡旋申报的。但对经由该部门报送的一些单位及人员名单,屠呦呦觉得不是非常合适。”周程指出。

曾几何时,像屠呦呦这样的科学家,几乎淡出了大众视野。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去实验室的路上,他们也无意走到大众面前。可是,当孩子的视线里长期缺少科学家的身影时,这会对他们的成长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对于大众媒体来说,除了要思考媒体责任,还要思考,像屠呦呦这样的科学家真的没有流量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屠呦呦刷屏已然给出了答案。

据此前媒体报道,2003年,在参评泰国玛希顿医学奖时,屠呦呦曾以个人身份申报,但最终,该奖被授予整个青蒿素研究团队——中国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研究协作组。

流量有两种,一种是浅层次的,这是很多流量明星的擅长;还有一种是深层次的,有着价值和精神层面的考量。很多时候,不是公众不需要深层次的内容,不是不关注科学家和他们的成果,而是在所谓的算法推荐下,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正如这则屠呦呦团队最新研究成果的消息,如果仅仅依靠算法,估计很多人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算法有时是会骗人的,算法也经常是会害人的。

作为一项集体奖项,在提交申报材料中,申报方通常需要提供一张参与科研人员的合影。但周程在梳理当年获得的资料中却发现,“不知是谁把屠呦呦的一张生活照通过PS的手法加到了7人的合影中”。周程认为,既然屠呦呦不在或是不同意,所谓合影应该是拍不了的。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也在网络上刷屏。过去讲得更多的是科学精神,这次特别强调了科学家精神,科学精神和科学家精神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屠呦呦刷屏其实是人们自发地向科学家精神致敬,科学和科学家的故事,其实是硬通货,是这个社会的刚需。

周程还发现,那张获奖者合影中的屠呦呦,与另一张屠呦呦的生活照在神情、姿势上都非常相似。

图片 1屠呦呦集体奖照片

图片 2屠呦呦个人生活照

记者在周程所掌握的材料中还发现一份据称是屠呦呦写给有关部门领导的申诉信。屠呦呦在信中表示,鉴于国家有关部门的意见,以及某些“权威人士”一向以“合作研究”抹杀她们首先发现青蒿素的事实,不愿意将国内的矛盾暴露给国外,她所以未出现在2004年1月29日去泰国的受奖团中。

“但令人惊奇的是,我国有关部门提供给泰国奖网页上的全体研究组七人合影的照片,竟然将我另一张相片剪辑拼凑其中,关于奖金奖章等至今尚不知如何处理。”这封“屠呦呦的信件”如是说。

除了报奖过程部分申报内容涉嫌“伪造”,此次摘得玛希顿医学奖还引发了另一桩堪称中国科技史上的公案——奖金分配问题。

“获奖后,5万美元的奖金如何分配再度成为让众人头疼的问题。”周程称,2004年3月,有关部门发文征求玛希顿奖奖金分配方案时,有人提议屠呦呦可以多分一些,但分配差额不宜过大,但这个提法引起了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的不满。

2007年,获奖团队成员之一的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李英曾告诉媒体,与以往只奖励个人的惯例不同,这次的颁奖对象就是中国青蒿素类抗疟药研究集体。

记者在周程提供的一份材料中看到,2004年4月7日,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在提交给有关部门的信函中提出:“为激励原始性创新的科学成就,体现尊重原始创新的政策,鼓励青蒿素及双氢青蒿素对人类健康作出的突出贡献,我所认为,青蒿素研究专家屠呦呦小组应占奖金分配额度的主体。”

图片 32004年4月7日,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给相关报奖部门的信

2005年1月18日,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再次致信有关部门:“为此我所重申2004年4月7日的复函内容,也希望XXX能贯彻国家政策,并参照泰国玛希顿医学贡献奖基金会的本意,对我国科学家给予合理的奖励。”

“屠呦呦先生始终坚持,集体荣誉是可以的,但要分奖金的话,自己要占近一半份额,这是个基本原则。实际上,她在乎的并非奖金的多少,而是自己在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研究中的贡献度。”周程称,这一点也是相关参与研发的单位和人员都不能接受的。

图片 42005年1月18日,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曾再次致信相关报奖部门

在周程提供的影印材料中,记者看到多处修改和批注的痕迹。“不知道是谁写上去的,我拿到材料时就是这个样子的。”周程称,这些材料都是他的学生因为做论文的需要,在中医研究院查阅旧档得来的。

周程介绍,中药研究所的提议最终并没有被有关部门采纳。此后,双方争执不下,奖金如何处置的问题暂被搁置。2007年,事情出现了“转机”。

“获奖团队中的一名成员倡议,将奖金全部捐给重庆的某个少数民族地区青蒿生产基地,建立一个希望小学。”周程称,这位倡议者还在邮件中附上了一份回执单。回执单的主体内容是,不论同意与否都希望能够填写回执,如果未置可否,两个半月后将视为自动同意。

“这是知情同意的处理办法,但实际上就是一次道德绑架。”周程表示,至于奖金最后到底是如何分配的,不得而知,至今没有找到任何材料记录此事。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中信技术公司项目经理刘天伟曾在博客中提到,屠呦呦提出,必须先明确她个人应该享有50%以上奖金的份额,然后,由她以个人名义把钱捐出。523项目成员李英也确认了此事,但李英也表示“她提出的方案我没有直接看到,而是间接听到的”。

“这笔钱现在还没有分,也没有捐出去,还存在银行里。”一位接近李英的人士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人士还透露,李英本人不愿再提起过去的这段历史,毕竟屠呦呦获得诺奖是一项国家荣誉,旧事重提对两位老人都无意义。

记者就此段历史联系了相关研究者和当事人,但由于时间较为久远,许多具体细节仍有待进一步核实与调查。

作为科技史学者,周程于2010年在美国科学社会研究学会年会上,曾以《青蒿素的发现》为题介绍过屠呦呦的科学贡献及其引起的争议。周程说,旧事重提,是希望能给中国科技界一些反思与启发。

相关专题:屠呦呦获诺贝尔奖

Leave a Comment.